这个童话故事的开头在我脑海中浮现,开始于过去几年的固定组合:一天晚上,在一家初创咖啡馆里,一个年轻人用几句大胆的话触动了店里的卧底咖啡爱好者。

投资者曾经喜欢和这样的故事合作。例如,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真诚地打动投资者,或者一个投资者无聊的时候读商业计划。

就连现已转型为投资者的胡海泉也讲了一个他刚进入风险投资圈的故事:那天,我被邀请参加投资产品的启动,在休息期间,我发现他们的首席运营官,想要一个融资平台,但吃了闭门羹,觉得我对这个新事物非常兴奋,我在咖啡店里抓了他两个小时,紧紧抓住了他。

五一假期期间,一个朋友圈透露,两天前,一个朋友说一家初创公司的资金链被打破了,快要关门了。结果,公司一位清洁工阿姨给了公司600万美元来完成融资,至于为什么要投资,阿姨说,喜欢公司的氛围,希望大家不要去。

那个时代的童话故事以讲故事的口吻降低了创业和融资的门槛,创造了一种疯狂的气氛,欢迎创业者集资。那些花钱创办自己企业的初创企业,如果到今天还跌跌撞撞,就需要一个清洁工来挽救破碎的资本链。

关于清洁女工拯救公司的谣言几乎没有什么可信度。投资不是公益,也不是借钱还家的游戏,即使有清洁女工愿意卖,也牵涉到公司的股东愿意卖股票,估值等。

即使谣传阿姨是当地的暴君,有七八间房子,拿出六百万美元来资助下一家公司,我恐怕阿姨的净资产后面至少还需要几个零。

这是早期谣言的一种变体。我见过的最早版本是斯威普姑妈放下扫帚说:我喜欢你们队的气氛。我会在这一轮投票给你。后来,实习生、接管等都喜欢被团队任命。

就像团队气氛一样,可以说是某种苦涩的自慰。一个资金链断裂,但团队气氛良好的公司在资本和市场竞争中几乎没有价值。如果我们把这段放在市场环境的背景下,就会更加荒谬和悲伤。

就在几天前,Kaifu Lee的创新工作室宣布它是一个VC+AI模型,和许多人对天使投资的印象不同,创新车间已经逐渐成为一个早期和中期的投资。统计显示,在2017年度,创新工程的实际投资额,AB轮投资占90%以上。

这似乎是环境和产业变化的标志。在创业理念在中国普及之前,创新工场以孵化和投资早期项目而闻名,李开复成为许多基层企业家的导师。

当曾经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资本逐渐回归理性,更多地关注中后期、可靠的前景和现金流量公司时,到处捡钱的初创企业将逐渐发现越来越难以获得投资。

此前,根据泰国合资企业的资本统计,2017年1月至9月,国内二级市场融资总规模为184亿,同比大幅增长。但就投资规模而言,从2016年1月至9月下降了约17%。T是说,投资机构今年投入了更多的资金,但是投资的公司更少了。

资源正集中于头条新闻公司和中小型巨头,一些初创企业甚至失去了尝试和犯错的机会和空间,这是将现实困境转变为清洁阿姨童话的心理动机。

成年人写的童话往往比较公平,因为现实是如此残酷。与其沉迷于宝洁姑妈的鸡汤,不如认清现实,努力改变现实,而门还没有完全关上,抓住狭窄的创业大门。

原文地址: http://www.xinbjie.cn/bjxw/481.html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 址,尊重作者版权,谢谢!!!

相关推荐: